社区
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张朝阳:搜狐错过搜索和社交两大机会的原因
发布日期:2021-10-20 08:00   来源:未知   阅读:

  1995年,我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研究。当时我很多在美国的同学都早早地结了婚,每天回家过日子或者去实验室读书,生活稳定,他们很快就拿到了博士学位。然而我很清楚自己不想做科学家,便将很多时间耗费在「玩」上面,结果导致我拿博士学位拖了很长时间。

  不过,坏事变成了好事,因为我等来了互联网。当时我经常在实验室使用计算机,我被它深深地震撼到了,觉得互联网太伟大了,便想着自己创立一家互联网公司。由于我是中国人,在美国也没有什么互联网公司资源,于是就想着回国创业。

  当时,中国还被认为是很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所以从美国回中国是件很疯狂的事,但我觉得未来一定有两大趋势:

  于是10月31号,我提着一个破箱子,拿着一千美元一个月的工资就回了国。那天晚上我们MIT校友还搞了一个聚会,熊晓鸽听说我回国也过来了,还给我唱了一曲《送战友》。

  1996年,我正式创业并踏上寻求融资之旅,常常往返于中国、纽约和波士顿之间。那时,美国的风险投资人根本不相信远在中国的创业者。为给投资人打电话,我在美国大街上的公用电话亭排队,甚至尝到过被投资人赶出办公室的狼狈滋味。

  经过持续努力,我最终见到了MIT媒体实验室主任、《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蒂,他与我会谈之后答应给我的爱特信公司进行天使投资。后来,在尼葛洛庞帝的引荐下,又有三位投资人对我表示感兴趣,并答应给我投资。

  现在想想,他们给我机会可能是因为当时我很年轻、气势很强,做事情也很专注,他们被我眼中流露出来的对成功的欲望所吸引了。

  1995年,我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研究。当时我很多在美国的同学都早早地结了婚,每天回家过日子或者去实验室读书,生活稳定,他们很快就拿到了博士学位。然而我很清楚自己不想做科学家,便将很多时间耗费在「玩」上面,结果导致我拿博士学位拖了很长时间。

  不过,坏事变成了好事,因为我等来了互联网。当时我经常在实验室使用计算机,我被它深深地震撼到了,觉得互联网太伟大了,便想着自己创立一家互联网公司。由于我是中国人,在美国也没有什么互联网公司资源,于是就想着回国创业。

  当时,中国还被认为是很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所以从美国回中国是件很疯狂的事,但我觉得未来一定有两大趋势:

  于是10月31号,我提着一个破箱子,拿着一千美元一个月的工资就回了国。那天晚上我们MIT校友还搞了一个聚会,熊晓鸽听说我回国也过来了,还给我唱了一曲《送战友》。

  1996年,我正式创业并踏上寻求融资之旅,常常往返于中国、纽约和波士顿之间。那时,美国的风险投资人根本不相信远在中国的创业者。为给投资人打电话,我在美国大街上的公用电话亭排队,甚至尝到过被投资人赶出办公室的狼狈滋味。

  经过持续努力,我最终见到了MIT媒体实验室主任、《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蒂,他与我会谈之后答应给我的爱特信公司进行天使投资。后来,在尼葛洛庞帝的引荐下,又有三位投资人对我表示感兴趣,并答应给我投资。

  现在想想,他们给我机会可能是因为当时我很年轻、气势很强,做事情也很专注,他们被我眼中流露出来的对成功的欲望所吸引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开奖直播现场香港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