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管局违章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交管局违章查询 >
“连环雷”又来!四家上市公司掉进同一个坑 或损失超百亿 19万股
发布日期:2021-08-11 14:11   来源:未知   阅读:

  箱内移动升降台采购中标公告广西涞邦宸科技有限公司为中小企业提供直播一。本周,通信业连暴两雷,更离奇的是,从今年三月开始,还有两家上市公司同样掉进了这一陷阱。

  7月23日晚间,汇鸿集团(600981.SH)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子公司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相关业务风险事项涉及金额合计5.51亿元。

  而造成合同异常的客户是一家名为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航天神禾)的企业,其疑似实控人叫隋田力。

  7月21日晚间,中天科技(600522.SH)也披露了控股子公司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合同执行异常。这也让股价连续两天“一字板跌停”,19万股民瞬间被“闷杀”,踩雷机构也不在少数。而同样,造成此次合同执行异常的客户直指航天神禾。

  短短一周,连续两家上市公司掉进同一个坑,拖欠百亿元合同款的幕后人隋田力也逐渐浮出水面。

  正是这个叫隋田力的人与其控制的公司,不仅拖欠了、的合同款,在此之前也爆出同样拖欠了上海电气(601727.SH)、国瑞科技(30600.SZ)上市公司的合同款。

  上述4家A股上市公司爆出重大风险的资金一旦都无法收回,这些上市公司最高损失将有可能超百亿元。

  果不其然,红星资本局注意到,7月22日一早开盘,股价便“一字闷杀”,开盘价即是跌停价,不给股民出逃机会。

  截至7月23日收盘,已连续两日封盘跌停,报8.26元/股,市值为253.26亿元。

  据6月末中天科技发布的2020年度报告数据显示,报告期末普通股东总数已超过19万户,即超过19万的股民在此次暴雷中资金难以出逃。此外踩雷的机构也不在少数,按照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数据,多家知名公募也被陷其中。

  而红星资本局梳理发现,据最新数据显示,有4.06万户投资者,股东总数为29.8万,普通股股东总数为2.2万人,再算上中天科技的19万股民,目前因暴雷资金受损的股民数量已超过55万。

  令人惊讶的是,四家上市公司踩雷都指向同一客户,并全是以10%预付款的购销模式被坑。

  7月23日晚间,汇鸿集团发布关于公司重大风险提示的公告。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锦公司)与客户航天神禾签订的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出现应收账款逾期,大额存货或无法足额变现等合同执行异常情形。

  公告称,中锦公司与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航天神禾在收到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导致的逾期应收账款合计1.96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剩余未交付的库存货值1.77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后续可能增加存货的金额1.78亿元,合计5.51亿元,。

  就在7月21日晚间,中天科技公告称,公司及下属经营高端通信业务的控股子公司存在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的合同执行异常。截至6月30日,公司合并口径预付款项21.35亿元对应的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存在预付款项损失风险;5.12亿元应收账款逾期,存在坏账风险;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后,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11.07亿元,存在无法足额变现风险。

  中天科技应收账款逾期、存货无法足额变现这两大风险也是航天神禾造成。中天科技称,航天神禾在收到高端通信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期限付款,截至6月30日,关于高端通信业务的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12亿元。中天科技还指出,近期,经多次催告,航天神禾迟迟未按合同要求履行提货义务。

  此前的7月16日,也公告,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以及应收账款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的风险,为减少损失,公司已分别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常熟市人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法院已依法受理,公司为原告。

  根据公告,2021年3月,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星地通”)与国瑞科技签订《补偿协议》,对全部四起诉讼涉及的付款违约金全部承担连带责任。

  同样,此前5月31日,公告,其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公司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公告称,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天眼查显示,上电通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就是上海星地通,持股比例为28.5%,而隋田力通过上海星地通和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持有上电通讯公司26.85%的股权。

  上述4家A股上市公司爆出重大风险的资金一旦都无法收回,这些上市公司最高损失将有可能超百亿元。

  购销模式上,根据汇鸿集团的公告,中锦公司自2015年起在主营业务延伸的基础上,开展电子通信设备的采购及销售业务,该业务核心产品为无线自组网通信设备,该产品即可介入现有宽带网络,也能够独立组网运行,不依托现有宽带,能满足特定环境的通信需求。

  但是,该业务的销售模式比较激进,即“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中锦公司在收到预付款后180天内交货,客户对产品验收合格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90%的尾款。”也即是说,客户1亿元的合同,仅需要支付1000万元即可启动,这剩下的90%应收账款就酿成了今日的逾期风险。

  无独有偶,此前,、国瑞科技和中天科技均披露了应收账款逾期的风险,而合同采取的销售模式都是由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支付。

  不难看出,四家上市公司因通信业务暴雷,背后几乎指向了航天神禾和上海星地通,而航天神禾和上海星地通又指向了同一个人——隋田力。隋田力究竟何许人?

  红星资本局查询天眼查APP看到,航天神禾成立于2009年7月1日,注册资本1500万元,公司股权结构是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赛普工信)与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各占50%,而北京赛普工信是由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持股60%、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下称上海星地研究所)持股40%的一家公司。

  那么,隋田力究竟是谁?红星资本局发现,隋田力的社会职务颇为复杂。据天眼查数据,隋田力在28家公司担任职务,目前为12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

  同时公开资料显示,隋田力还是中国电子科技交流中心负责人,在信息通信应用领域有多年工作经验。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还曾经是凯乐科技(600260.SH)、*ST华讯(000687.SZ)等A股上市公司的供应商,但目前这些公司还没有披露是否继续存在与上海星地通合作的信息。

  除去上述业务,隋田力还控制着一家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938211)。2016年3月14日,隋田力和刘青通过股权受让的方式合计控制海信50%的股权,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007年6月至2019年10月,就职于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2009年11月至2017年9月,就职于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任董事、总经理;

  2019 年 5 月至今,就职于哈尔滨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2020年11月至今,就职于北京海典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

  由于隋田力在信息通信领域浸淫多年,由其控制的企业在通信设备业务上构成的贸易网“枝叶繁多”,但是风险也随之而来。

  上海证券交易所7月23日对汇鸿集团下发了监管函,要求汇鸿集团及会计师“核实中锦公司电子通信销售业务开展模式、主要客户与供应商关系、资金与货物流转情况、生产资料与业务规模匹配性等,明确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并按规定予以公告”等事项。

  在此之前,中天科技也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上海电气不仅接到了监管函,而且还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澳门论坛六肖资料12码